“那时刚好在第二家公司做满一年,按照合同规定我可以行权了 ,但CEO以种种理由推迟给我行权 ,一拖再拖。